天下心水论坛|九龙心水论坛品特轩

您好,歡迎訪問湖南省土地綜合整治局網站!

 
所有

“三生”融合,開啟土地整治新篇章——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理建陽野外觀測基地調查報告

日期:2018年6月1日 10:23

核心提示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之一是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為全球生態安全做出貢獻。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對土地整治也提出新要求,穩步提升耕地質量,并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將其作為一個生命共同體,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工程。

  5月7日至9日,記者深入南平市建陽區小湖鎮和莒口鎮采訪土地整理項目。作為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理建陽野外觀測基地,在各方的努力下,小湖推廣示范的土地整理融生產、生活和生態為一體,高度契合黨的十九大和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精神,走出了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正如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主任王其標說的那樣,經過多年探索實踐總結提煉出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模式,改變了過去單純為生產或生態而整治,綜合了多種元素,將生產、生活、生態融為一體,這必將開啟土地整治新時代。

 

 

小湖田園的歷史新舞臺

 

  “福建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關于赴建陽區開展土地整治項目實地調研的函”——5月7日上午,記者在南平市建陽區國土資源局土地整治辦主任黃江的辦公桌上看到這樣一張函,主要內容是為促進土地科技創新、鄉村振興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重點實驗室和福建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于4月17至18日在建陽區小湖鎮對東南丘陵土地整治項目區的經濟、社會和生態效應等方面開展前期調查。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重點實驗室助理研究員應凌霄和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董占杰等人參加調研。

  “自2011年由原國土資源部第一批正式批準命名和建設的野外科學觀測研究基地,即東南丘陵地區土地整理——福建建陽野外基地以來,每年像這樣的調研都有好多次。”黃江介紹說,從那時起,他們與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和省內外等院校專家學者的交流頻繁,為不斷豐富土地整治經驗,推進土地整治+,提升土地整治水平創造了條件。

  小湖村田園從此走上了歷史新舞臺,眾多單位將基地示范的小湖村土地整理項目作為研究示范區。據介紹,共建單位包括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福建農林大學、閩江學院、建陽區國土資源局和省地質測繪院6個單位,主管單位為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和省國土資源廳。

  從地圖上看,建陽區位于南平市的中心,而小湖鎮又位于建陽區中心,基地示范區地處河谷盆地,四周山丘環繞,兩側有溪流流經,與山間、溪邊的樹林毗鄰,周圍景觀豐度較高,生態環境總體較好。建陽小湖基地是東南丘陵地區唯一一個被原國土資源部批準認可的土地整理野外基地,相關專家認為基地的研究示范內容處國內領先水平,具有長期開展試驗示范的意義和科學價值。

  早在2009年始,由省國土資源廳耕地保護處牽頭組織,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與浙江大學在小湖村合作開展了國家“十一五”科技支撐重點課題《東部優質精細型基本農田整理技術綜合應用》的大比例尺基本農田田塊精細化規劃設計技術和路、溝、渠生態化設計技術研究示范,面積達2654.20畝,省級投資663.5萬元,建設了生態渠8617米、生態溝983米、生態田間路1261米。在這一示范項目的帶動下,基地吸引了多個部門共同投入。幾年過去,這里處處裁紅點翠,小湖村日益豐潤的田園風貌逐漸呈現在我們眼前。

 

 

“生態土地整治+”的小湖實踐

 

  “你看,那邊就是項目區,為了方便管理,以中間這條生產路為界,將項目區分為A區和B區。生產路旁集文化、休閑、娛樂活動為一體的農民文化公園,整個項目區的諸多民生配套工程,沒有占用一分耕地,都是由河灘地開發出來,是鄉鎮用增減掛鉤交易資金投建的。”

  5月8日下午,建陽區國土資源局小湖國土資源所所長陳開熹向記者介紹了項目區的土地整治+建設情況。順著陳所長指著的方向,記者看到,整個項目區緊挨著新村居民點,廣闊的農田盡收眼底,田間的生產路如白色帶子捆扎綠色大地,延伸至遠處的山腳……

  一路往項目區深處走去,陳開熹指著河對岸邊的一處綠化地介紹說,“那就是環保部門利用河灘地建設的地嵌式污水處理廠。”記者往對岸看去,溪岸邊上是一片綠化草坪,一點也看不出那里有一處污水處理廠。農民文化公園與鎮區相連,沿河岸修建木柵欄,鋪設木橋,再往前是綠化帶和步行道,然后是小文化廣場、籃球場和涼亭等。有意思的是連通這些設施的木長廊上長滿了爬藤植物,既綠化又遮陽。走在木長廊上,能清晰聽見“潺潺”水聲,但就是看不到水影,水在哪兒呢?正在記者疑惑并四處尋找時,同行的小湖鎮副鎮長王長生指著腳底木板說:“下面是溝渠,這木長廊是利用溝渠搭建的。”長廊的邊上就是田地了,有的種著煙葉,有的種著蔬菜,還有的正準備種水稻……我們走著的地方就是田間,但同其它地方不同,悠然“休閑”起來。盡管艷陽高照,有幾位年輕人仍在長廊上休息聊天。

  近些年,小湖村觀測基地以土地整治為平臺,通過完善的設計和工程措施,探索出“生態土地整治+模式”,同時也帶動起當地其他部門民生工程的“生態風潮”。譬如,環保部門投資的地埋式生態污水處理廠,公路交通部門投資的公共交通客運服務中心,農業部門認證的省優質稻豐產示范片,水利部門投資的生態防沖護岸等民生工程,以及煙葉公司投資的基礎設施等,都在國土空間上融合了生態理念。

  正如王其標所說,“三生”融合型土地整治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改變傳統生態型土地整治僅考慮生產或生態功能的完善。現在在小湖村,通過景觀生態技術建設的生態路、溝、渠,打通了農村居住區與農田生產區的分隔,使農田生產-生態空間兼具休閑、觀光、散步、游嬉的生活空間功能,讓生活其間的人們幸福指數得到提高,人與自然更加和諧共處!

 

生產、生活、生態的融合

 

  “家里原有6畝地,現在按每畝500元的價格流轉來幾畝地,準備種竹蓀。”在項目區深處,邊聽音樂邊搭遮陽棚的村民李秀芝高興地說,現在的地比以前好種多了,以前種煙葉的時候,往往需要搬著煙葉走700多米才能上下車,太不方便了。“土地整治之后,現在的效率高多了,我也就多承包一些田種植竹蓀!”她說得實在,現在耕作效率高全因軌道式生產輔道修建在項目區田地邊。“這幾年種竹蓀,日子慢慢變好了,不輸給你們城里人,現在田地里都有人散步來著,空氣還好過大城市呢!”李秀芝哈哈大笑起來,“收工吃完飯,我還要去文化公園跳廣場舞呢,那兒熱熱鬧鬧不輸給城市里的公園。!”

  “項目區土地整治成效好啊,田塊變大變規整了,田埂變少了,田間路硬化以后,耕作更便利。溝渠修到田里,機械化生產也不怕缺水了。”正用機械犁地,準備種水稻的黃長青介紹說,以前機械要過別人的田地,得趕在別家犁地之前,而且機械要幾個人抬著過河。現在直接開到田間地頭,同樣耕作一畝地,花的時間少了很多,晚上也有時間出門走走了。黃長青所說的“走走”,是在田間地頭里散散步,軌道式的生產路兩旁長有雜草,間或藏著蛇,在主生產道上走走就成了他的晚間消遣。

  原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習慣,在小湖村村民眼里,慢慢改變了。田地原本僅有生產與生態功能,現在發生著變化,村民可以漫步其間,成為生活休閑的一部分。

  沿著田間生產道前行,記者看到遠處不時有小白鷺從地頭飛起,成群的燕子和麻雀一會兒在頭上盤旋,一會兒又棲息在電線桿上;溝渠中不時出現土地整理時為動物特意修建的逃生斜坡、通道和“避險口”,編上號,便于科研人員觀測。這些措施都盡可能減少了土地整治工程對當地生態環境的影響。

  “看,黃蟮!”同行的黃江眼尖,一下子看到溝渠里的生物逃生階梯邊上有黃蟮躺在那兒。這激起大家找動物的興趣,“魚!青蛙!蛇……”在溝渠中,記者一行找到了平時在別的土地整治地方不容易看到的小動物。

  “整治后,生態溝渠較傳統溝渠中的小魚和青蛙、黃蟮、蝦多了很多,田間鳥類、昆蟲的種類數量也多起來了,有小白鷺、林八哥、棕背伯勞、燕子、麻雀、蜻蜓、蝴蝶和蜜蜂等。”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技術員張瑜說,通過定期觀測和采樣監測,示范區包括土壤在內整體生態環境沒有因為土地整治工程變差,反而變得更好了。

  夕陽西下,項目區的生產道上陸續有人來散步了,或三五好友成群,或單身快走,或夫妻倆徐徐而行……不一會兒,文化公園中就擠滿了人,有放風箏的,滑輪滑的,跳廣場舞的,也有坐在一起聊天的,連坐輪椅的大爺都在家人的陪同下,到研究示范區逛了一圈,確實像李秀芝說的那樣,“熱鬧程度不會輸給城市的公園。”

  “看,看,看,我又抓到一只!”記者循聲望去,項目區一處水溝上圍了一群人,有小孩,有大人,大人正用手機的手電筒照著溝底。原來,小學四年級的楊文濤上周發現溝渠里竟然有蝦和蝌蚪,從那之后,一到傍晚他便和同學來到這些生態溝渠內撈蝦、抓蝌蚪。拿著手機幫小孩子們照亮溝底的是嚴玲,她帶著女兒也加入到了撈蝦隊伍,“之前我從沒看到過田地里有蝦,想不到現在可以和4歲的女兒一起親身感受這樣的生活,溝渠里的水非常清澈,沒有污染,真是太好了!”

  “這個鐘點,差不多附近村民都出門散步、娛樂了!”王長生介紹說,小湖鎮以土地整理為支撐,通過生態土地整理項目提升項目區的生產功能。同時,還提升生活服務功能,現在飯后出門活動納涼的村民增多了,跳廣場舞的人多了,聚集玩牌打麻將的少了;夫妻成雙成對在“機耕步道”上散步的多了,家庭矛盾糾紛少了;孩子們嬉耍歡笑聲多了,老人們集中在涼亭、長廊中拉家常的多了,“真是一片和諧歡樂的場景,美麗鄉村的生活就應該是這樣!”

 

采訪手記

 

  福建最大的優勢是生態優勢。保護生態的要義在于天人合一,也就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大自然給了福建一個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處于一個較高的起點。但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更要從動態的角度來看,加入了人的活動以后,生態環境會不會一步步地由“和諧”走向了“不和諧”?如何兼顧?這是我們無法回避的問題。

  “三生”融合土地整治是以土地整治為平臺,建設生產、生活、生態空間相融合、功能相復合的現代化農田的一項活動。建陽區實踐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并將生態文明提升到突出的位置,既解決了農業生產和農田生態保護傳統難題,通過景觀生態技術建設的生態路、溝、渠,又打通了農村居住區與農田生產區的通道,實現了鄉村生活空間的擴展,農田不再僅僅是生產生態用地,也兼具了生活用地功能,可供休閑、觀光、散步、游嬉等,是新時代真正落實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抓手和平臺。

  在黃江、陳開熹等基層工作者看來,按照“三生”融合的理念開展土地整治,也能更好地與村民協調土地平整、權屬調整等相關問題,村民也會自動地參與到項目設計、施工過程中,幫著出謀劃策,監督施工工程質量等。說到底,“三生融合”就是以土地整治為抓手,建設高質量的美麗鄉村,村民何樂而不為?

  當然,建陽“三生”融合模式不是一朝一夕就提出和成熟的,這里匯聚了各方智慧,并經過了多年的打磨。

  “通過參加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每年舉辦的‘土地整治科技協同創新研討會’,我中心技術人員見識了國內外最先進的理念和技術,及其最新實踐成果,從而極大地拓展了新思路,擴大了眼界,提升了技術能力,見識了新應用。”在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主任王其標看來,前來指導考察的原國土資源部和部土地整治中心、中國科學院、北京大學、福建農林大學、閩江學院及湖南長沙土地整治機構、廣東省土地整治中心的專家學者,為建陽探索的土地整治模式及技術提出了可借鑒的建議;時任副省長洪捷序、省國土廳廳長魏克良,省國土廳副廳長陳志忠也多次到建陽基地深入了解建設進展情況,對基地建設提出要求,并對在建設中存在經費、人員問題給予了極大的支持;按照省國土資源廳黨組的統一部署,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連續2年均在建陽開展“三級聯創”活動,極大地促進了土地整治新模式新技術的探索實踐;各級技術人員、基層工作人員對基地建設、觀測和技術改進方面投入了大量的時間、貢獻了智慧等等,都為“三生”融合模式的誕生貢獻了力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基地研究示范的“三生”融合土地整治還在不斷觀測和改進中,同時吸引了眾多兄弟省市的土地整治部門前來參觀學習。

  湖南長沙金井鎮在調研小湖鎮研究示范的生態土地整治項目后,于2014年成功推出了適合當地的土地整治方案,這也給原國土資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和我省土地開發整理工作提供了新的經驗。“土地整治就是要在理論—實踐—再理論—再實踐中,不斷提升的……”省土地開發整理中心副調研員程章曉介紹說,他們在小湖項目的基礎上研究了升級版的“三生”融合模式和技術,目前正在建陽區莒口鎮“莒口—湖橋村2016年高標準農田(煙田)建設項目”進行示范,這將為全面推廣土地整治“三生”融合提供一個更精良的樣版。

  一個匯聚各方智慧的勞動成果,一個符合時代潮流的科研結晶,必定是有強大生命力的。我們在建陽基地采訪期間,正值原國土資源部不再保留,自然資源部剛剛組建,“三生”融合建陽土地整治模式,恰恰也契合了自然資源部合理開發利用自然資源、保護與修復自然生態的新職責,為各地實現鄉村振興、促進生態文明提供了一個可推廣、可復制的新模式,必將把土地整治帶入新篇章。

業界動態

0
天下心水论坛 陕西麻将在线游戏下载 北京快三预测和值推荐 福彩直播开奖 吉林快三平台首页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国标麻将番种助记口诀 支付宝提现棋牌游戏 来游戏天津麻将 福建11选5走势图 360彩票app安卓